主页 > 高端访谈 >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注意到权健公司相关舆情

2019-07-03 11:58 来源:未知

  所谓的“权健火疗术”自称烧哪儿治哪儿,可治疗近视、耳聋等疾病,但多人在接受“权健火疗”时被烧伤甚至致残致死,始作俑者天津权健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权健公司”)也因此饱受质疑,收到多宗诉讼。

  就权健公司“火疗术”及相关项目的合法性等问题,澎湃新闻12月26日、27日致函并致电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新闻办。该局多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注意到权健公司相关舆情。

  12月26日,江西地区一位曾出售权健公司产品的前经销商告诉澎湃新闻,“火疗”是权健公司吸引消费者成为其会员、形成稳定消费群体的方法之一。根据他的经历,“权健火疗”不要求操作人员有执业。

  该经销商表示,权健火疗“赚不了大钱,就是个服务”,一次收费才几十元,随后推销给消费者的权健产品才是关键。他表示,在点火前,一般给客户涂上权健的火龙液或精油。

  澎湃新闻进行专利检索发现,权健公司共有三个火疗相关的专利申请。其中一项(7.4)透露了权健火疗术的操作流程:“……把准备好的干毛巾盖于患者漏出的部位,……喷洒酒精,并询问患者不舒服的部位打止痛符号;点火;扑火……喷洒第二遍酒精……”

  该专利由权健公司申请,发明人标注为权健公司法定代表人束昱辉,2012年4月23日申请,目前状态为“无权-视为撤回”。

  该专利声称,“本发明设计的火疗及其流程是现代科学和中国玄学的结晶,再加上与之相配套的植物精华……使火疗成为人类保健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养生保健方法。”

  早在2014年,央视焦点访谈节目曾暗访权健公司经销商,有工作人员称,燃烧后产生的吸力,把皮下的杂质、毒素吸出来,燃烧掉。“道教、道学,给你解释也解释不清。”

  据中国之声报道,权健公司称,“火疗是一种中医疗法,现代已为大量的临床所证实。过程中出现的极个别不良事件,多与操作者操作不当有关系,且概率甚低。”

  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12月作出的一份二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到“天津权健自然医学公司”治疗并学习火疗疗法的熊某某被逮捕前,给二十余人做过“火疗”治疗。

  2015年4月17日起,在白某甲产生呕吐反应的情况下,熊某某仍然连续多天给白某甲进行“火疗”,并涂抹火龙液,以治疗牛皮癣。当年4月27日,白某甲死亡。经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病理司法鉴定,治疗过程中使用酒精为死亡的诱发因素。

  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称,熊某某未取得医生职业资格,以火疗的方法从事医疗活动,属非法行医行为。熊某某最终因犯非法行医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八千元。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5月作出的二审判决书显示,居民肖某某2016年3月7日在“权健自然医学美容院雅丽工作室”接受权健火疗服务、“拔火罐”时,右上肢、胸腹及后背等多处皮肤被酒精火焰烧伤。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黄雅丽作为“权健自然医学美容院雅丽工作室”的医疗服务提供者,张保利作为火疗实际操作者,均无相关医疗资质。

  二审法院认为,黄雅丽从事的商业活动始终受到自称为权健公司员工的人的业务指导,并自行发展下线会员;足以表明黄雅丽工作室无论从内部关系还是外在宣传上均与权健公司存在重大关联这一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

  法院判决,黄雅丽和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须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赔偿肖某某27.2万余元。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8月作出的一份二审判决书显示,2016年8月,居民朱某在义乌市康韵保健推拿服务部接受过第二次权健火疗后,患热射病死亡。但朱某的亲属不同意进行尸检,故义乌市公安局未下结论。法院证据不充分,驳回其家属索赔请求。

  上海市中医文献馆馆长贾杨告诉澎湃新闻,中医中确有火疗一说,属于中医外治法,但用的不太多。火疗的原理和拔火罐有一点像,都是用外部加热祛除寒气。火疗法治疗范围非常有限,只能治疗一些像风湿病痛的寒症,也仅能达到一些辅助的治疗效果。

  “虽然火疗是中医的一种传统方法,但我认为它(权健)这个方法是偷换概念。”贾杨说,火疗在中医中用的不太多,在民族医疗中用相对较多。

  他表示,火疗理论上算是一种医疗行为,有一定风险,一般由有一定经验的医生操作,不应在养生保健店等非医疗机构进行。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国家名老中医药专家继承人、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针灸科副主任医师李昌植也表示,做火疗的人员必须具备专业资质,学过并操作过这一技术,那么做起来才会相对安全。

  相关人士向澎湃新闻证实,2018年5月15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对前述请示作出复函(“国中医药办医政函[2018]79号”)称,2010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公共卫生专项资金项目“民族医药文献整理及适宜技术筛选推广项目”中有彝医火疗法治疗风寒湿性关节痛技术。开展此类技术应按照技术操作规范,确保安全。

  复函称,中医医疗技术应在医疗机构内,由卫生技术人员开展。中医养生保健机构禁止使用针刺、瘢痕灸、发泡灸、牵引、扳法、中医微创类技术、中医灌洗肠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侵入性或者危险性的技术方法。

  火疗法是否属于“创伤性、侵入性或者危险性的技术方法”,或者属于非医疗机构、中医养生保健机构的禁用技术之一?

  12月26日、27日,澎湃新闻就权健公司“火疗术”及相关项目合法性等问题致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新闻办。该局多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注意到权健公司相关舆情。

  据该负责人提供的资料显示,彝医火疗法有五种——火针疗法、酒火疗法、火取治疗法、贴棉火灸法、皮肤火疗法。

  该负责人表示,该医院皮肤科等科室曾多次使用皮肤火疗法为患者治疗,不同部位的治疗费用有差异,背部每次火疗一百多元,头部等部位收费只有几十元。

  对于皮肤火疗等彝医火疗效的依据,他表示,可能尚未整理成论文,也未进行专家论证或鉴定,“临床工作实在太忙。但临床中确有一定疗效,有相关病例”。(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实习生 桑蕴涵)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